談一些「鬆」的想法前兩天看到一些不是楊派太極拳系列所寫的文章,裡面竟然都會談「鬆柔」,或許有人問,太極拳不就是鬆柔嗎?為什麼只准你們楊派談,別人就不能談,你不是也太霸道了?聽起來真是有道理,我之前便先寫了一篇「反穿皮襖裝羊」的文章暗諷這些裝鬆柔的他派太極拳,後來小燕師姐鼓勵我一些話,希望大家共同發揚太極拳,不須小器,頗有「楚人失弓,天下人得之」的胸襟味道,其實往光明面看,這是非常正面的,是值得我們學習的,但我們看了太極拳發展的一些源流過程之後,借用孟子所說「吾豈租屋好辯哉,吾不得已也!」在太極拳的發展路子上,已經出現過太多次這些楊派太極拳種樹,他派在後面乘涼,甚至還有乞丐趕廟公的事情發生,我就試著說明一些例子給大家,再來評斷我的說法。首先,太極拳的名號是由楊露禪父子在北京打出的名號,世人會知道太極拳,楊家父子實在居功厥偉,但後來呢,從楊露禪學拳的陳家溝跑出另一枝炮捶改稱的太極拳,利用大家資訊的不足奪取的楊派太極拳的榮耀,本來這也無所謂,「他強自他強,他橫自他橫」,道能高一尺,魔高必一丈,在市場上一項場產品大買,必然有人會以租屋網次等品或仿冒品來蒙混消費者,這也無須訝異,但是其長期下來仿冒品不但想要市場,還想要改人家的歷史,大家也許想這有什麼關係,就也他改吧!其實我也在想台灣為什麼要堅持主體性,就給大陸併吞吧!或者改個名字叫台灣國吧!但真正太極拳的問題也像政治這樣複雜無聊嗎?其次,從炮捶太極拳出來之後,仿冒品便不斷的對楊派太極拳的文獻進行篡改跟抄襲的工作,首要是楊家指明太極拳來自張三丰,被改成太極拳是陳家溝祖傳,楊家提供出來的一些太極拳口訣心法的文獻,都被污指說楊家去抄別派的,但這些人又591喜歡說楊家三代文化水平不高,斗大的字識不了幾個,這很奇怪,不識字會去別派抄口訣心法文字回來練,還有文盲喜歡抄書寫字的怪事;還有一派是楊派的分枝,功夫向楊露禪學的,結果編到後來說楊露禪兒子跟他學的所以楊派才這麼厲害,這種漫天大謊都有人說,這些情況是早期太極拳就發生的惡劣例子,看了這些自稱練太極拳的前輩們都喜歡幹這種偷雞摸狗的下流事,我們可要好好自我警惕啊!發揚太極拳都是這種人,這種太極拳不練也罷。再來談一下其他的例子,在推手裡有「大履」、「掤履擠按」的一些格式對練租房子推手,這些格式對練推手套路最為齊全的就屬楊派太極拳,早期炮捶太極拳出來時,他們的推手很單調只有一種就是單推,有人會問你有什麼證據,是不是胡說?我看過這個文獻,當時有位陳xx出來教拳,有人問他楊家有好幾種推手的套路,這位陳氏傳人居然說他不知道,他們只有單手對推,對這個文獻若有人有興趣我再找找;不可想像,這些早期陳家溝出來教拳的推手格式竟然只有單推一種,結果呢?今天居然各派陳式都忽然備齊了格式對練推手的套路,難不成失傳了又找到了,這種太極拳失憶症太厲害了!是不是又去買屋抄襲人家呢?瞎子吃餛飩,咱們心裡有數。楊派太極拳傳人陳微明整理太極拳練法有「十要」的規範,後來在北京有位沈姓拳迷,先學楊家再學陳派,他也把陳微明的太極拳「十要」以改頭換面方式納入炮捶太極拳之中,後來不少陳派傳人紛紛採用相關論點,使得仿冒品更像真品,無怪乎太極老人吳圖南會說「雖然炮捶向太極拳靠了邊,…。」最後我來談文章一開始談的「鬆柔」,一般人目前都會講太極拳就是鬆柔啊!為什麼說是你們楊派甚至是鄭子的專利,大家可能不知道,太極拳剛被世人所知時,一般人以為太極拳是軟賣屋的,至於為什麼是軟的,是怎樣變軟的就不清楚了,但是又對太極拳「積軟成剛」的強硬殺傷力感到不可思議,所以會有什麼以訛傳訛的推測附會說「楊派太極拳表面是騙人的是軟的,裡面是硬的。」「楊家在外面教軟的,在家裡偷練外家硬功。」「楊家在王爺府教旗人是教軟功,在家裡教才是硬功。」諸如此類的混話傳說很多,這些現象都是因為不明白太極拳的練法是「鬆柔」造成的,而「鬆柔」的練法是誰說出來的呢?是楊澄甫大師!鄭曼青老師曾說出來這個典故,那就是楊澄甫老師說過,他若不把「鬆」字給說明出來房地產,真正柔的太極拳是苦練一輩子也練不出來的,當楊澄甫老師公開了「鬆」字的觀念後,奇怪了,這些喜歡攻訐楊派的旁門太極拳,也開始談「鬆」了,而且又好像把「鬆柔」當成是他們祖宗早就說過了,這下子又好像是楊澄甫大師去他們那裡偷學的,真是「當賊的喊捉賊」;前面我舉的例子情況,大都年代久遠,很多事來龍去脈要說個明白,有時候是很難的! 只是「鬆柔」的觀點的例子,離我們這個時代比較近,我們可以很快的說明清楚;「鬆柔」這個心法是鄭曼青老師先提出來了,「鬆柔」它是鄭曼青老師依據「楊澄甫買屋網」大師所說太極拳柔要「鬆」著練的講法的沿伸說明,會說明出來是鄭曼青老師不藏私公開自己的練太極拳的心得,相信鄭老師是希望給大家分享,所以他應該不會在乎那門那派那人拿去解釋,但只要記得這是楊澄甫、鄭曼青兩位老師的大度付出,不要再拿去說這是假太極拳本來就有的。寫到這裡,想到余武男老師教我們太極拳發勁「連線」的心法說明,之前在余老師過世時,曾有師兄弟聊天時討論除我們師兄弟的傳承外,是否不要對外人提出「連線」的名詞跟練法?當時我很豪氣的說,這種心法的練習與感受若沒有老師的買房子口授身傳,是誰也學不走的!後來「連線」這個名詞跟觀念慢慢的有向外傳播出去,現在我在想,會不會也有那些旁門把這個「連線」名詞借去「掛羊頭賣狗肉」,說是他們老祖宗很早就有了。看來我還是很小器!沒有辦法有「楚人失弓,天下人得之」的胸襟,只是我這個楚人失掉的弓,而世人就得到的弓就是我這把嗎?「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為嗎?」好像小氣的「楊朱」之說似乎比較適合我這篇文章吧!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租房子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神戶

tn75tnje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